跨越千山万水,空中课堂连接南北西东

币游国际首页

2021-05-23

  从四川到浙江再到新疆……信息化将相隔数千公里、分布在多地的学校串联在一起,为教育资源共享提供了一条新通路。

《环球》杂志记者/张海鑫  “今天阿沙尼又丢了一只羊。 ”杭州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以下简称“杭师大附中”)新疆部高三教师群里,老师们为阿沙尼的状况忧心忡忡。   8月底,临近新学期开学,新疆疫情防控需求阻挡了杭师大附中新疆部的孩子们返校的步伐。 9月开学以来,乐课网免费给杭师大附中新疆部高二高三学生提供在线教学产品以及技术支持。 于是阿沙尼开始了一边放羊一边上网课的生活,有时候太投入,羊走丢了他都没有发现。

  杭师大附中有480余名像阿沙尼这样的高二高三学生参与这次网课学习,学生主要来自天山南北。 虽然因为疫情孩子们暂时无法返学,但一块小小的屏幕却将杭州的老师和新疆的学生连接在了一起。

移动的“放羊班”  “信号不佳”  “连接成功”  ……  早上7点,新疆的天还没有亮,杭师大附中新疆部的高三学生俄友图就带着手机,赶着羊群出了门,因为她要在8点的直播课程开始前找到信号。

  “我在山上到处找信号源,一旦有,我就坐下不动。

”家里网络不稳定,为了保证网课正常进行,俄友图要外出寻找固定信号地点,往往一坐就是一天。   “好在屏幕另一端的老师理解我们,在断线时能耐心等待,并把断线时我们没听到的内容再仔细讲解一遍,所以上课进度我们一点都没落下。 ”疫情期间,俄友图的“云课堂”就像天山上的云,游走在山间,陪伴她的只有远处的羊群和趴在脚边的牧羊犬。

  为了提升学习效率,俄友图会在课前完成预习,通过乐课网系统提交给老师,老师当天会将反馈送到俄友图这一端,她可以在课前就将新课知识掌握大半。

课中除了认真听讲,她还会通过讨论区提问题,在课堂上当场获得解答。 “我要尽量多提问,能学到的知识就多一些。 ”  山里的孩子要给家里放羊,俄友图的作业只能留到深夜完成。 “由于时差,本该睡觉的老师还会等我们的作业,耐心地通过系统给我们批改,很感动。

”  作为较早部署乐课网空中课堂的学校,杭师大附中与乐课网制定了完整的空中课堂执行方案,为新疆学生提供了强大的保障。

黄旭霞是杭师大附中新疆部的老师,接到给新疆学生通过空中课堂上课的消息,她没有犹豫,马上开了线上班会让新疆学生们试听,做足准备。

  “我通过乐课网未出勤的名单,提醒学生上课;发送每天网课中的课堂考勤反馈,督促那里的孩子提升听课效率。 ”高二高三是关键期,黄旭霞觉得自己累些没什么,能让新疆的孩子获得和她这里一样的学习资源是她最高兴的事。

  就这样,手里的屏幕成了连接知识的桥梁,通过空中课堂,新疆的俄友图们保持了正常的课程进度。 千里之外的同步课堂  四川阿坝州的理县也有一批与这些新疆孩子类似的学生。 一块小小的屏幕将相距2000多公里的永康与理县连接在了一起。   浙江省永康二中历史教师黄香华,可以同时给两拨学生上课,一半在永康,一半在理县。

  两地学生使用乐课平板对同一个问题进行回答,回答的数据展示在大屏幕上,老师、学生都能清晰地看到每一个问答情况。 乐课平板丰富的互动功能,例如随机抽答、课件题、选择题甚至课堂测试,充分调动了两地学生的积极性,他们主动参与到课堂互动中来,数据实时统计并展示。   在永康对口理县的教育扶贫工作中,永康二中通过杭州施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参与捐赠的乐课网智慧教育设备,将先进的教学理念及方法带给理县中学,帮助理县中学建立起同步课堂,实现了跨地域教学资源实时共享。

  如今远程同步课堂成了永康二中精准教育扶贫的新抓手。 在理县中学试点的高三(1)班可以看到,学生人手一台乐课平板电脑。 课间,永康二中数学教师唐世德通过平板电脑布置作业,10分钟后,每个学生的做题结果实时反馈到他的手中。

  有了硬件、软件的双重保障,在2019年高考中,理县中学共有20余名学生考上本科,创10年来最佳。

扶贫新通路  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智。 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之策。 补齐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发展短板,让贫困家庭子女都能接受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是夯实脱贫攻坚的题中之义。   但面对中国庞大的在校生群体,实现教育公平实属不易。 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在校生群体,据教育部统计,2019年中国有万学前教育在校生,亿小学在校生,万初中在校生,万高中在校生,万职业教育在校生,万高等教育在校生。

庞大的在校生数让中国长期面临教育资源供给不足和分配不均的难题。   随着国内互联网科技的快速发展,像乐课网这样通过网络和智能化设备将各地的学校和学生串联起来的模式,为教育扶贫打开了一种新思路。

也正因为这样,杭州施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近期入选了由中央网信办信息化发展局等评选的全国50个网络扶贫典型案例。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刘玉书认为,互联网扶贫,教育先行的模式充分体现了企业的社会责任担当。

现代优秀企业参与到“互联网+教育扶贫”中来,能给贫困地区带来最前沿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信息,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更清楚地了解真实的中国数字经济和数字社会发展,更有利于帮助他们找到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探索适合自己的脱贫之路。   根据新经济领域市场调研机构艾媒咨询的数据,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到亿人,K12(基础教育)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万人。 刘玉书认为,K12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持续扩大,尤其是三四线城市及乡村地区市场发展空间较大,未来在线教育机构可继续开发下沉市场,促进优质教育资源共享。

互联网教育体系下,教育产品研发的边际成本较低,摆脱了传统教育中教室容量和课堂学生数量的限制。 随着市场需求和在线教育市场参与主体不断增加,在线教育市场将不断下沉。 在适当的政策引导下,企业对“互联网+教育扶贫”的动力将更足,积极性会更高,将可能成为未来“互联网+教育扶贫”的主要参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