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驻台代表”斋藤正树与日台关系

币游国际首页

2021-06-04

2008年7月至200年12月,斋藤正树接替池田维成为“日本交流协会台北办事处”代表。 斋藤在任仅仅1年半,其间因“失言风波”遭到马英九当局强烈抗议,最后以个人因素为由辞职。 虽然斋藤正树被马当局冷落,但是日台实质关系却在持续推进。 一、斋藤正树上台时的日台关系2008年5月国民党重返执政,岛内再次实现“政党轮替”。

马英九就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后调整了陈水扁时期所推行的“烽火外交”等政策,提出两岸“外交休兵”,推行“活路外交”新政策。 马英九有意改善两岸关系,使台湾开始走出陈水扁主政时期的困境,为台湾对外活动营造宽松环境。 马英九上任之初,台日关系刚刚经历“联合号事件”的冲击。 即将卸任的日“驻台代表”池田维认为,马当局采取了“亲中反日”政治立场,“台日关系可能有变薄弱的危险性”。

为促进台日关系的发展,马英九将台日关系定位为“特别伙伴关系”,企图通过加强对日沟通化解日方对其“亲中反日”的疑虑。

斋藤正树赴台担任“日本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代表后,认为“日台拥有共同的价值观”,将“通过文化交流、青少年交流、技术交流等各种形式的密切交流,深化日台关系”,把日台关系建设的更成熟。

二、斋藤正树“偏绿亲独”斋藤正树中文流利且熟悉对华事务,其于1943年出生于日本广岛县,1966年从东京大学毕业之后进入外务省工作,1966年至1968年被派往台湾学习中文。

斋藤正树曾担任日本驻香港总领馆领事、驻华使馆参赞和公使、驻柬埔寨大使和驻新西兰大使等职务。

斋藤正树是日本资深的外交官,有着丰富的对华外交经历,而且曾任日本外务省条约局国际协议课条约审查官,对台海局势和两岸关系有深刻的理解。

但是,斋藤正树接任“驻台代表”后与“台独”人士交往密切,自称是“台独教父”李登辉的“忠实粉丝”。

斋藤不但加入台北市具有挺扁色彩的“北门扶轮社”,与陈水扁成为社友,而且还密会李登辉,与绿营关系密切。 在斋藤发表“台湾地位未定论”,引发两岸共同抗议后,日本“台独”组织“李登辉之友会”竟前往“日本交流协会”声援斋藤正树。 斋藤的“台湾地位未定论”被视为日本国内右翼思潮的自然流露。 岛内舆论认为,斋藤“偏绿亲独”的立场让马当局对其疑虑加深,下台终成定局。 三、斋藤正树提“台湾地位未定论”冲击日台关系虽然马英九将2009年定为“台日特别伙伴关系促进年”,但2009年5月斋藤正树在台湾嘉义中正大学发表演讲时,称“日本虽然依据‘旧金山和约’放弃台湾,但台湾的国际地位并未确定”,引发大陆和台湾岛内民众强烈抗议。

台“国安会咨询委员”杨水明当即表示抗议,指出斋藤的言论与事实不符。 台“外交部政务次长”夏立言召见斋藤正树表达严正抗议斋藤辩解称“纯属个人见解,绝非代表日本政府立场”,并表示立即撤回相关言论,不再作类似发言。 斋藤的言论“让台日关系降到冰点”,随后斋藤遭到马当局“公开冷冻”,马当局与斋藤正树之间的互动完全化为“零”,台日关系陷入历年来最紧张时刻。

日本政治评论家、原《东京时报》政治部长本泽二郎称“马英九上台后改善两岸关系使日本开始敏感起来”,斋藤的发言“透露出日本对两岸和解的猜疑和忧虑”。

然而,马当局一方面严厉谴责斋藤荒唐言论,另一方面又担心影响台日关系,并未在第一时间要求日方撤换斋藤正树。 马英九当局采取“妥协与退让”的策略是维持其执政地位的现实需要,显示出其处理台日关系具有局限性。 “斋藤讲话”向民进党及“台独”势力发出了错误信号,“给了台湾朝野两党恰当的争吵材料”,使民进党深受鼓舞,被视为日本对马当局的“试探”马英九试图通过“冷处理”方式切断民进党的“日本外援”,向日本的“亲台独”势力发出警告。

斋藤被马英九当局拒之门外,“代表职能丧失殆尽”,国民党“立院党团”建议台“行政院”将斋藤列为“不受欢迎人物”,要求日本政府召回斋藤。 但是“日本交流协会”称,“有关台湾的法律地位,日本政府不持任何立场。 ”日本政府迟迟不肯召回斋藤,直到麻生太郎内阁下台。 岛内舆论认为,麻生内阁希望马当局态度能够软化。 2009年8月11日,“日本亚东亲善协会”会长玉泽德一在斋藤正树陪同下会见马英九,台日关系的紧张局势开始得以缓解。 9月鸠山由纪夫成为新一任日本首相,12月斋藤正树以个人因素提出辞职,舆论认为其是“遭鸠山内阁撤换”。 四、日台实质关系持续进展马英九当局对斋藤的言论表达强烈不满,但也注意与对日总体政策适度切割,以避免冲击台日关系。 斋藤受马当局冷落期间,日台质关系仍在暗中推进。

一是台日民间交流热络。 台日正式实施“青少年打工度假协议”,被马当局视为台日关系“划时代之举动”。 台日还签订包机协定,重开东京羽田机场和台北松山机场航班。 台日推动兴建“八田与一”纪念园区,积极推动民间交流。

二是强化“官方接触”的色彩。

2009年,日本政府向国会提交《出入国管理法》修正案,在实施新“居留卡”制度后,允许在日台湾人在“登录证”上填写“台湾”。

台湾继东京、横滨、大阪、福冈与那霸后,在日本北海道札幌新设办事处。

这是马英九执政后在日开设的第一个办事处,被视为日方送给“台日特别伙伴关系促进年”的“年终大礼”,马英九称之为“台日关系重要的一环”。 三是深化台日学术交流。

作为对马英九推动“台日特别伙伴关系”的回应,在“日本交流协会”和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支持下,台湾政治大学成立了“当代日本研究中心”。

该中心“以研究当代日本为导向”,“以政治社会议题为主轴”,被萧万长称为“培养研究台日关系人才的摇篮”、“台日学术文化交流的重镇”。

【摘自《台湾周刊》2020年第9期】责任编辑:左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