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守住校园周边一百米禁烟红线?——北京部分校园周边售烟情况见闻

币游国际首页

2021-06-04

新华社北京5月31日电(记者强力静、侠克、熊琳、毛伟)青少年吸烟问题一直广受社会关注。 两年前,新华社记者随北京市司法机关工作人员走访北京市部分中学、职业高中校园周边超市、报刊亭发现,存在以隐秘形式向未成年人售烟情形,报道播发后引发社会关注。 今年世界无烟日到来之际,记者再次走访部分学校周边商铺,展开调查。 学校周边是否仍存售烟点?“2019年至今,在我所负责的片区,校园周边售烟情况得到有效改善。

”北京市控烟协会一位区级志愿者负责人说。

2019年,新华社记者随司法机关工作人员走访北京市部分中学、职业高中校园周边超市、报刊亭发现存在隐秘向未成年人售烟的相关报道播发后,北京市多部门在全市范围内联合执法,对前期摸排确定的超500个校园周边售烟点采取设岗查看、调取监控视频、开展行政指导和约谈等措施,治理成效显著。

“与此同时,受疫情等综合因素影响,一些校园周边商铺向未成年人售烟情况仍一定程度存在。 ”这位志愿者负责人说。

日前,记者在对北京市一些中小学、职业高中周围进行暗访时发现,有些学校校门口百米之内仍有无资质的售卖烟草的商铺,且没有按照要求摆放“禁止向未成年人售烟”的明显标志,有的商铺甚至用玩具或文具等作为掩护,偷偷售烟止。

在北京市某区一所职业高中校门口不足百米的便利店里,记者看到在玻璃柜台里仍然整齐码放着各种小盒的烟在售卖,虽然玻璃上贴有“禁止向未成年人售烟”的字样,但是位置并不显眼且字迹也不清晰。 两年前记者曾暗访过这家便利店,当时拍下了老板向身着校服的学生售烟的场景。 在曝光两年之后,这家店仍在售烟。 根据北京市控烟协会提供的线索,记者又走访了两年前曾被控烟协会控烟实时地图监控系统标记过的某区一所小学附近的商铺。

记者发现在离学校正门不足二十米的区域有几家没有挂任何牌匾的小店,有的窗户上写着文具的字样,有一家放了一个卖冷饮和饮料的冰柜。 记者走进一家卖文具的小店,问有没有烟,老板掀开遮挡柜子的布,向记者展示各类品种的香烟,数十种品牌的香烟成条摆放,按包零售。 记者随后走进就在隔壁的另一家卖冷饮的店铺,看到结账的柜台上摆满了一盒盒游戏动漫人物的彩色卡片,而柜台前面则贴有海报遮挡,把柜台内整齐码放的香烟遮挡得严严实实。 上述商铺均未摆放任何禁止向未成年人售烟的标志。

检查指标呈何趋势?《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规定:禁止在幼儿园、中小学校、少年宫及其周边100米内销售烟草制品。

今年6月1日即将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明确规定,学校、幼儿园周边不得设置烟、酒、彩票销售网点。 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烟、酒、彩票或者兑付彩票奖金。 烟、酒和彩票经营者应当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销售烟、酒或者彩票的标志;对难以判明是否是未成年人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 “受疫情及控烟任务下沉等综合因素影响,根据协会统计,校园周边售烟检查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指标下滑情形。

”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枢说。

2020年9月,北京市控烟协会、市疾控中心组织志愿者对16个区327个街道开展街乡控烟检查,每个街道覆盖10类场所,共计检查了3185个场所。

其中公共场所、工作场所2868个,烟草销售店326个。

检查结果显示,326个烟草销售店中,%无“不向未成年人售烟”标牌,%的售烟点在学校周边100米范围内。

与2019年6至10月的检查结果相比,各检查项均有所下滑。 业内人士指出,检查发现,相关部门对校园周边100米存在认定差异。 此外,一些商铺负责人采用隐秘手段躲避监管和调查等现象,仍一定程度存在。

专家:群防群治,久久为功“在确保用户隐私及安全的前提下,可以考虑将更多技术手段引入未成年人控烟。

”张建枢建议,“对于一些高中和职业高中的学生,本身他们的年龄是否成年可能不太好分辨,要靠售烟的商贩自觉询问,实际操作层面很难做到。

这就需要技术手段帮助,人防加技防有效结合,也方便执法部门执法时取证参考。

”此外,实践中,一些售烟点在关于校园周边百米认定问题上,也让检查人员和志愿者头痛不已。

“比如这个售烟点明明距离学校很近,按照学校东门计算在校园周边百米范围内,但走访时对方坚持说要按照学校西门或者南门测量。 ”北京市控烟协会一位志愿者说。 “一些商铺售烟情况反复,很难实时监管,非常耗神耗力。

”北京市控烟协会一位志愿者告诉记者,对一些不具备售烟资质的“黑售烟点”,采用严防死守、严厉打击的方式能够发挥有效作用。 但长期来看,还需要依赖“群防群治”方式,久久为功,守护孩子健康。

业内人士指出,在严厉处罚向未成年人售烟行为的同时,也应注意对未成年人开展控烟管理,加强对这一群体的法治和健康教育。

同时,进一步密切学校、家长、社会、各相关部门沟通联系,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营造更有利环境。